简体中文
English
繁體中文
简体中文
日本語
한국어
高清电影 更多
激情图区 更多
情色小说 更多
首页 > 情色小说 > 人妻女友 > 朋友妻

朋友妻

点击收藏
朋友妻

时间是大概半年多前。

先生因公出国一个多礼拜。马先生是先生的朋友,有多好我并不清楚。他长得还挺人模人样,西装头,正值四十出头的壮年,气度从容闲定。我只知道他们常一起打球,在不少次非正式的晚餐场合我也见过他,所以我和他算是互相知道对方是谁。

现在回想起来,就不得不提这件当下看起来无所谓的小事。

************

那次是一个基金会的慈善音乐会,我和我先生相偕出席。我穿着一件连身的晚礼服,并不花俏,也没有穿金戴银,只戴了一条简单的项链。礼服本身是低胸的,所以我穿起来也一如往常的会露出大半截乳沟和粉嫩的酥胸。(这样形容自己身体还蛮怪的:p)

我们在音乐厅外遇到马先生,他和我先生开心的打招呼,聊了起来。

「sandrea,你今晚很漂亮!」他转过来,满脸笑容地赞美我。

我看着他的眼神往下瞟,似是在瞟我的胸部。

「谢谢!」我故作优雅地微微点头笑答。

「有美女老婆,我看你更需要跟我们去吃那家海鲜了,哈哈!」他笑着跟我先生开玩笑。

「改天一定要抽时间去,哈哈!」先生也附和着马先生。

瞄着我,再补了一句,「有这样美的老婆,如果不吃补一点,就要有人帮你作你该作的工作了,哈!」

这句是怎么都不合时宜的轻薄玩笑。

而我和先生各怀鬼胎,心下都震了一下。马先生倒是没有发现,自顾自地继续聊着。我是不知道这件事有没有关连,只是觉得好像应该提一下。

这个经验,也让我对他那白面书生般的外表有了疑问。总之,先生不在的那几天,我的生活和一般并无二异。因为其实也跟平常没有差距太远,只是要连续一个多礼拜一个人睡,比较不一样罢了。

************

先生出国的第二天,一天晚上约九点钟,我穿着一件黑色的连身睡衣裙。夏天本来就不会穿太多。

我想一切就是这样造成的!

我家的门铃忽然响起,我吓了一跳,从门上的洞看出去,是马先生!

「找谁?」我问。

「sandrea,我是小马,你先生不在吗?」

「不在耶,他出国了,很不巧……」

「啊,那太可惜了,」他听起来不像很可惜的样子,「那你帮我开个门,我有东西拿给你,你转交给他。」

「哦!好,」我忽然意识到我穿着一件薄纱的睡衣,里面什么都没穿,「你等一下,我去穿衣服……」

「不用啦,」他催促着,「我又不是什么外人,我把东西拿进来,一下就好了……」

「可是,我只穿睡衣耶,这样不好啦!」我坚持着。

「sandrea,拜托!我跟你老公都熟成怎样,一起泡温泉时还裸裎相见耶!放心啦……」他催促着。

我到这时还没有想到那方面,只觉得为什么他那么急。我想,我预设朋友都应该是好人、而对他失去了戒心。于是我随手拿了一件披肩,遮住我大半上围,一手把门打开。

马先生捧了一大盒东西进来,放到我们家客厅。

「那是什么啊?」我问。

「人家托我转送的,」他说:「记得帮我拿给你老公……」

「哦,好啊……」我说。

他像是当作自己家一样,一屁股坐了下来,悠闲地躺在沙发上:「他哪时回来?」他问。

「一个礼拜左右吧……」我也坐了下来。

「哦,那你在家不就无聊死了?」他说。

「是呀……」我笑笑。

「你都干嘛呀?」他试图打开话匣子。

我起初还是觉得有点怪异,但随着他一直热络地聊着,我的防备心开始松懈下来。我们这样聊着,半小时就过去了。

「我今天原本有带一罐酒来要找你老公一起喝呢……」他这时讲就并不显得太突兀。

他从公文包里拿出一罐还蛮大罐的酒来:「既然他不在,我们就把它喝掉好了,不要告诉他……」他露出淘气的笑容说着。

「我可以冰起来,等他回来呀……」我说。

「这样我还要等一个礼拜!不要啦,让我喝喝看,喝不完的你冰起来吧。」

他说。

就这样半推半就的,我去拿了两个酒杯,他打开了酒。

直到今天我都在怀疑他有下药!但是他开封之前,酒是密封的,真的很难解释!

总之他打开了,倒了两杯,我们随便干了杯,我就喝了。

「蛮好喝的耶……」我意外发现没有酒味,是一种水果加上香槟味,很浓。

「后劲很强哦,别小看它了……」他微笑着说。

他殷勤地帮我再倒了一杯,再度敬我。他喝的好像一直都没我多,我那时真得大意极了,加上那真的很好喝,真的、真的~

我们就这样边聊天,他边帮我倒,半推半就地鼓吹我喝。我就这样喝了一大堆感觉像果汁的酒……

我们继续聊着,大概又再过了半小时或一小时,我开始觉得有点虚弱,半躺在沙发上……

「sandrea,你还好吗?你看起来很累……」他诚恳地问我。

是的,我的愚笨没有持续太久,我那时就已经想到他是不是不怀好意。这听起来真得很像新闻里的迷奸情节,没想到我却身历其境的、即将眼睁睁看着它发生!

他凑了过来,帮我把我的披肩脱掉:「你全身都发烫了。我帮你脱掉,你会舒服一点……」

「不要!……」我咕哝着,身体酥软无力。

「sandrea,听我的,我不会害你的啦……」他把我的披肩随手放在一旁,「谁叫你不听,一直要喝……」

「我还好……不用管我……」我挣扎着试图要起身。

他一把扶住我,「我扶你到你的床……」

我虚弱的抗拒根本没有任何效用!

他就这样扶着我,让我躺在我的床上。

「你现在是不是觉得热热的?」他完全露出了原始本性,在床边问我。

「我……你回去好不好?……让我休息!……」我说着没有意义的话。

他完全不予理会,把衬杉扣子解开,一手开始摸上我的大腿。

「你在干嘛?!……」我试图抗议。

「这样你会舒服一点……」他微笑着,手很顺利地往上摸到我的内裤。

「啊!……」我轻呼了出来。

他开始轻轻地抚摸我的阴部。

起初并没有感觉,但全身酥软放松的状态,竟有兴奋感涌上!

「停下来!……快点!……」我徒劳无功地呓语着。

如果他是硬上也许会好一点,我再怎么昏迷也不可能不反抗、而让他得逞。

偏偏他什么都没强来,只不停地爱抚我的下面,大腿内侧指尖恣意地挑逗,加上酒精的帮忙,让意志力和肌肉的力量寸寸瓦解。

「我想让你舒服……sandrea……」他低语着。

「不!……停下来!……」

他非但不理会,还加速了他的动作。

我愈来愈意识不清、夹杂着快感和欲望!

他把我的内裤脱了下来,手更是恣意地在我湿淋淋的阴部里进、出!身体是骗不了人的,他利用了我无法抗拒的时候,让我的性欲完全被挑起!

「sandrea,舒不舒服?」

「嗯!……嗯哼……」我死守着最后一丝理智,不愿叫出声。

「喜欢就叫出来呀……这里只有你跟我两个人,不会有别人知道的……」他在我耳边低语。

他另一只手冷不防地袭向我的胸部,隔着睡衣,他大力地揉弄着……

「啊!……啊、啊!……」我终于受不了叫了出来。

他爱抚的更起劲,口里更不停地念着,「喜欢吗?sandrea!……」

我浪叫连连,身体不停地娇扭着,全身的燥热像是要迸发出来一样!

他忽然把我的睡衣往上一翻,露出裸露的乳房,他贪婪地用嘴去吸吮着,一手仍不停地揉弄我的阴唇:「我终于……得到你了!……好美的胸部!……爱死了!……」

他吸舔的啧啧有声,手仍不止地揉弄着,我整个被他弄得完全失去一丁点意志力,加上酒精造成的全身燥热,我现在只希望他进入我,狠狠地塞满我!

他像是看穿了我的欲望,淫笑地抬起头:「sandrea,可以让我进来吗?」

「啊!……」我喘息着。

「你说的哦!那我要进去啰!」

我像是反射动作地推住他,半呓着:「你要带套子!……」

他笑笑,从口袋中掏出套子戴上,把裤子脱下,就插了进来!他没有任何怜香惜玉,每一下都是杂乱无章的硬干!

「sandrea……哦……终于干到你了!……我想死你了!……」

「啊……你!……啊、啊……」我闭目喘着气、呻吟着。

「喜不喜欢?……喜不喜欢?!……」

「不要问我啦……啊!……」

经过一阵疯狂的抽插后,他慢了下来,两手边搓揉着我的乳房,比较正常速度地冲刺。

「你的胸部真得超大,我每次看到你都想摸……啊!……」

「讨厌!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
「喜不喜欢?……喜不喜欢我这样?!……sandrea……」

「啊!……不要问……啊……」

「你的胸部真得太棒了!……到底有多大?……有没有38?……」

「不要问啦!……啊……」

「男人看到你真得会受不了……每天光看到你的大胸部就会想射!……」他喘息着,忽然加快速度,用力地抽送,「我要到了!……说你爱我!……说呀!

sandrea……」

「不要!……不要!……啊……啊、啊、啊……」

「快说!……不然干死你!……」他半吼着。忽然「啊!」的一声,抓住我的肩,弟弟在我里面射精了。

我们喘息着,躺在床上,屋子里充斥着一对偷情男女交欢后的兽性气息。我整个人几乎虚脱,根本没力气。朦胧中他似乎扶着我到浴室,开了淋浴,我们两个人冲着水,我虚软无力的倚着他。

「sandrea,我从第一眼看到你就想要你了,今天……终于美梦成真了!」他深情地说。

我脑中一片空白,只觉得快要昏死过去。

他关了水,随便用一条毛巾披住我,扶我到了床边。我躺在床上,接着就不省人事了……

醒来,我身边是一张纸条:「sandrea,谢谢你昨天那美好的一夜!

我今晚会再找你。马。」

我花了十五分钟把记忆里能挖的画面都挖出来,然后坐在餐桌,对着一杯泡好的热茶发呆。我知道我先生对不起我,我也知道我昨天喝多了,但这都构不成容许我和他的好朋友上床,而且上的是我们的卧房!他的钱所买的床!!!

昨夜美吗?我试图去回想。

好像激情的欢愉没有少,但我心里罪恶感的控诉却是十倍的大声。我自以为从不会作罪该万死的事,但我这回是不是真的错了?很久没出现的罪恶感,却涌起占满我的心头。

我凌乱的思绪根本无法得到答案!

************

美好的礼拜六早晨。

我呆坐在家里,一坐就是一个早上。而就当我以为我已够惨,接近中午时,电话响起,我才知道什么叫作祸不单行!

我接起电话。

「sandrea,你起床了吗?昨天一切都好吗?」

听到马先生的声音,我全身开始不自主地颤抖,试图着回答他:「你想干什么?」

「昨天我把你安顿好,看你熟睡的样子,也是性感到不行,我差点想把你叫起来再跟你来一次!……」

「你想干什么?」我忍无可忍地打断他。

「别那么凶嘛,sandrea,」他嘻皮笑脸地说,「好歹我们昨天那场真的很棒!……」

「你如果没事,我要挂啰。」我斩钉截铁地说。

「那么凶啊?那我只好跳掉重点啰……你仔细听吧……」

然后,在我没有任何心理防备下,夹杂着机器的杂音,我从话筒里听到我的声音:「啊!……啊……我要!……啊……」

「这是什么!!」我又气又急,整个人像是脑充血一样,几乎晕厥过去,但话筒那头还是传来我放浪的叫声,还有马先生不时地喝着:「你这淫荡的女人!

被我上了吧!……」

「啊!……啊……不要!……」

我眼前一片发黑,勉力维持着话筒。终于等到他把那段可耻的录音拿开,换回他的声音:「sandrea,你听我说……」

「这是什么?!你在干什么!……」我歇斯底里地叫着。

被他制止:「sandrea,你听我说,我外套口袋刚好有一个录音笔,什么时候按开的我也不晓得……」

「放屁!你去死啦!怎么可能不晓得!」我口不择言的骂着。

「sandrea,你冷静一点,听我说,」他口气不耐烦起来:「你好好想想,如果我把这个拿给你先生,会发生什么事?!你好好想想,我晚上过去找你。bye!」

喀擦,挂上。

我陷入比刚才更大的低潮中……

美好的阳光格外的令人痛苦,是我到现在还历历在目的那个下午,是我人生有史以来最痛苦的下午!

真的不骗你,之前曾经小小挫折的伤神都不算什么,事后回想起来,我的难过是不是一种无意义的选择性良知?

因为,绿帽无论跟谁都还是绿帽,我知道我先生知道。

那我和他朋友作,到底有什么差别?!

我也想到另一个角度去。我的外表,至少在这几年,都是男人眼中的性感火辣美女,有许多好男人追求不得,一片痴心被我铁石心肠拒绝,而我容忍许多差劲的混蛋廉价地得到我的身体。难道,我的骨子里有作贱自己的倾向?

这些想法,在这阵子也不时有网友会公开、或私下地重新问我。当然,现在的我已经有了我的想法,也不会因此伤心。但当下,这个想法残忍地吞噬着我已经很痛苦的心灵(当然,现在的我是绝对能好好回答上述问题的。不过,这离题了!)

************

就这样发呆到下午,期间打给c、痛哭了一场,但没跟她说为什么。我和她的默契就是,如果对方不说,就不问;而如果对方不说,那八成就是在游戏人间时重重的绊了一绞。这时就让她好好哭就行了。

饿了两餐,我洗了脸,整理了仪容,试着上点妆来掩饰大哭的痕迹。我外出买了晚餐,一个人无神地吃着。

大约又是九点,很难相信二十四小时前是这一切的开端。我的门铃响起。是马先生!

我心思混乱地打开了门……

「sandrea,我知道你现在一定很恨我,对不起!……」他手里捧着一束鲜花,放在桌上。

「恨你有什么用,反正我也改变不了事实。」我槁木死灰的说。

「别这样,你这样我会很心疼你!……」他走到我背后,轻抚着我的后颈。

我任他摸着,完全没有任何感觉。

「sandrea,我答应你,就这个礼拜,你老公不在的礼拜,你让我完成这小小的梦想,我会为你作任何事,一个礼拜后,我把录音笔给你,不再对你有任何要求,你就当作放一个礼拜的假,好不好?……」他柔声在我耳根说,并轻抚着我的后颈。

我完全不相信他真的会照作,但我真得不知道要怎么办!

他的手再度开始不安份……

我任他把我的t-shirt脱掉,把我的短裤脱下,露出内衣裤来……

他从背后环抱着,不停地揉抚我的胸部……

「爱死你了,sandrea,爱死你的胸部了!……好大,好软!……」

他不停地说。

我闭上眼,死心地等着必然的到来。我想死气沉沉地任他凌辱,这样他应该不会爽到哪里去。没想到他像是看穿了我的想法,他拿出一根电动的按摩棒,把我的内裤扯下,插了进来,将开关打开,下体传来的刺激马上改变了我的理智程度。我克制着不要叫出来……

「sandrea,我知道你现在很难放松,所以……我带了东西来帮点小忙……」他低语着。

他把震动往上调一个等级,我感受到阴道壁不自主收缩抽搐着……

「啊!……」我终于忍不住轻呼了出来。

「有感觉了吧?!……」他再度把震动调上一个等级。

我整个人几乎站立不住,兴奋感一阵阵传来,狼狈地在他的怀里娇扭着……

「想要了吗?你果真很淫荡!……」他奸笑着。

他自顾自脱着衣服,我则勉强地扶着沙发,几乎要蹲下。那是种整个人快要晕眩的快感!没有任何感情,很人工、很做作,但我还是无法抗拒,想勉力把按摩棒拿出来,但根本失去力气。

他走了过来,戴上保险套的弟弟像是欲出征的战马一样,怒张昂扬……

他把按摩棒关掉,抽出,一把将我推倒在沙发上,低头在我耳边说:「我想你自己也很清楚现在的情况……」

语毕,他跪坐在沙发上,开始一手插着我的阴道,一手蹂躏我的乳房……

「啊!……」我放弃了抵抗,任由他凌辱。

「你真的很淫荡,sandrea,xxx娶你,根本就是只为了光明正大地天天干你!……」他说着,一手不停地大力弄着我的乳房。

「我受不了了,真的受不了了!……」他喃喃自语。

调整好角度,弟弟插了进来……

「叫啊!很爽吧?」他故意大力插了几下。

我忍不出叫了出来:「啊!……」

「这才对嘛,sandrea,明明就很enjoy啊!……」他稍慢而规律地开始抽插着,不停的讲着话,「为什么xxx每天干你你还那么紧?……你这样我怎么办?……不小心就会射……」

「啊!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我闭目不想看他,身体仍不由的配合着。

「加上你的胸部……天啊!……你是怎么办到的?……好大!……」

「啊!……」我别过头,但仍忍不住呻吟。

「真的太爽了!……啊!……我受不了了!……」他忽然就射了,抱着我一阵挛缩。

「sandrea,谢谢你!……」他抱着我,试图亲我。

我别过头,不让他亲。

「我可不可以睡这里?」他央求着。

「不可以!都给你那么多了,……你不准过夜!」我坚决地说。

「好吧!……」他休息了一会,穿起衣服,准备离去。临别还再回头一句,「我明天会再来。明天来玩点别的姿势吧,嗯?!sandrea……」

我几乎要崩溃!

他开心地口中哼着歌出去了。

我看着桌上的鲜花,有种想把它撕碎的冲动,但撕碎又有什么用?!

我拖着疲惫的裸身,到了浴室,冲了很长的澡。出来回到客厅坐着,回复之前槁木死灰的低沈。

我不能让这个混蛋予取予求一辈子,我也不能让一辈子就这样垮掉,这不是我!

慢慢地,我身体似是又恢复了力气,即使刚才作爱完的虚累,我现在却像是充满力量,满脑子想着,我究竟该怎么办……

大概到了半夜,我拖着疲惫、但已经理出头绪的身躯去睡了……

就等明天你来吧。明天你就知道了!

************

第二天晚上,他再度出现在门前。我这次是充满生气地开着门。

开了门,他进来,盯着我,整个人看呆了!

我穿着一件黑色的皮外套,黑色的丁字裤,除此之外什么都没穿!

「你想通啦?sandrea……」他的手马上凑上我裸露的乳房,开始抚弄。

「嗯,反正就一个礼拜嘛,要反抗不如享受一下……」我媚笑着。

他大乐:「……你果真淫荡到骨子里了,sandrea,好吧,让我喂饱你!……」

他很快地把衣服脱了,戴上套子,就扑了上来。

「慢一点嘛……你都这么急……坏死了!……」我娇声笑道。

「遇到你,谁慢的下来啊?宝贝!……」他手忙脚乱地不停揉弄我的乳房,又找着阴道的位置。

「讨厌……啊!……」他一下就插了进来。

我们站着相拥,他不停地慢慢抽插着,一手环抱着我的腰,一手不停地抓搓我的乳房。我感受到他粗重的喘息,但我让自己进入那种很放浪纵欲的情境,放的更开,不停浪叫……

「你好坏!……欺负人家老婆……啊!……」

「谁叫你那么美!……sandrea……胸部那么大!……」他喘着气,不停抽插。

「讨厌!……啊!……啊!……深一点!……」我叫着。

「你真的好淫荡!……宝贝……真受不了……」他停了下来,想把我推倒。

我娇声说:「人家想从背后,背后比较刺激……」

「好、好,都听你的!背后……」

我扶着沙发,他调了角度,用力的插入。

「啊!……好深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我放浪地叫着。

「你的胸部真得好大!……呼……」他两手抓着我的乳房,不停地搓捏。

「轻一点……啊!……你会把我胸部捏肿了……」我呻吟着。

「肿一点好啊……那就会更大!……」他喘息着。

「啊!……再变大,我老公会发现啦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
「就是要让他发现!……哦……好爽!……」他整个十指都深陷进乳房的肉里,狠狠的抓着。

「讨厌!……你怎么可以这样?……啊!……」

「真的太爽了!……sandrea……」

「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朋友的老婆啦!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我故意问着。

「朋友妻……玩玩没关系!……哈哈哈……尤其这种大奶美女,怎么可以不玩!……」

「讨厌……啊!啊!啊啊啊啊……」我假装接近高潮的突然更淫荡的叫着。

「高潮了吗?……你这骚货!……啊啊啊……」他自己突然受不了了,抓着我乳房的手一紧,在我里面射精了。

我们慢慢喘着气分开了,我让他倒在沙发上喘着,我去冲了澡,穿了一件浴袍出来。他进了厕所,我将他随手丢在沙发上的保险套拿起,用很多层塑料袋包起来……

待他出来,他抱着我,脸上是满足的疲态……

「我们在性方面真的很契合,你说对不对?sandrea……」他笑着。

「嗯……」我假意地装小女人,依偎着他。

他满足的伸了个懒腰,坐在沙发上打开了电视。我依偎着,陪他看,这都是计划的一部份。

约过了半小时,我觉得他应该可以恢复了,娇声对他说:「我想再一次!好不好?……」

「我还没恢复耶……」他抱歉的笑着

「没关系,我帮你!……」我笑笑。

「天啊!宝贝,没想到我还能享受到你的口交,真的太幸福了!……」他笑道。

我也报以微笑:「我去拿道具来……」

「什么道具啊?」他好奇地问。

我进了厨房,把早上精心调配的一个碗装液体拿出来。

「这是什么啊?sandrea坏坏,你想玩什么十八招吗?」他淫秽地笑着。

「对呀,sandrea最坏坏了……」我笑笑,把那碗液体拿起来,在他还来不及阻止我前,往他已半勃起的弟弟倒了下去。

「这是什么?啊……啊!!啊!!!」他忽然痛的惊呼。

我站了起来,正色对他说:「这是我对你的一点小小感谢。你应该高兴,至少它不是盐酸。」

「你……你干嘛?!!」他两手摀着他的下体,表情是痛苦的扭曲。

「你穿上衣服滚吧!」我把衣服丢给他,把门打开,「快滚,在邻居看到你之前……」

他狼狈、仓促地站了起来,穿上衣服。我还很好心地帮他穿,因为看他连力气都快没了。我真是大好人一个!:p

穿好衣服,看不太出来他刚受到重创,他还是人模人样。我开着门,他铁青着脸走出去。

在关门前,我跟他说:「别以为只有你会恐吓我。哦对了,只要我发现你公布我的录音带,我就把我们刚才的录音带也公布!没错,我也录音了,这可是你教我的唷?你爱公布给谁都可以,我公布我手上的,保证让每一家媒体的记者都拿一份,你看看谁会死的比较惨吧。哦对了,物证我也有,你的保险套我留了下来,好像还射蛮多的嘛!:p还有,你最好去看一下医生……」

我立刻把门关上,心里有种胜利的喜悦感。

「完」

{quote}
{user_name}
{times}
{contents}

高清电影推荐

审美魅力荡妇语言的秘密

激情图区推荐

© 2019 2AV.COM ALL RIGHTS 加入我们 | 联系我们 | 意见反馈 本网站提供成人影音图文服务,如果您是未满18岁者或对成人情色反感,请勿访问本网站。
免费注册、免费在线看、注册会员登录后几千部高清电影在线免费观看!

我的信息

我的消息

最近浏览